学校方面对这次比赛异常重视,于是也就对康凡轩这个最大的赞助商更加在乎,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当然毫无意外的被满足了。所以等到杨静雪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一切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杨静雪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工作还是要完成的,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联系了康凡轩。

从决定了要赞助G大的赛事开始,康凡轩一有空就盯着手机看,生怕错过重要的电话。杨静雪打给康凡轩的时候用的是学校的电话,线路刚刚接通,手机就立刻被接起了,速度之快让杨静雪忽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喂!”电话那头传来既有磁性的声音,语气中的急切让杨静雪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到康凡轩的期盼,心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隐隐的有些难受。

杨静雪整理了下思绪说:“您好,请问是康先生么?我是G大的老师,我叫杨静雪,给您打电话主要是想和您商量一下有关于赞助的细节问题,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有空。”

康凡轩听着那个朝思暮想的人用完全商业化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又能如何能,康凡轩强压着自己兴奋异常的心情,竭尽全力用平静地语气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有几个会要开,改天我让秘书约你吧,我们面谈。”

话筒的另一边长久的沉默,最后,杨静雪叹了口气说:“好,我等您的电话。”接着便是电话挂断的忙音。

康凡轩握着手机发呆,然后苦笑,“果真倔强的可以,连说句再见的机会都不给。”

两天以后杨静雪接到康凡轩秘书的电话,约她见面。约定的地点是一个餐厅,杨静雪到了之后直接被服务生带进了一个包厢。康凡轩已经在包厢里了,连菜都点好了,就等杨静雪来。

康凡轩没有像前几次一样西装革履,换了休闲服的他显出几分闲散安逸的味道。杨静雪没有客套,拿了方案准备直接进入主题。

康凡轩一点都不着急,“杨小姐,别那么着急,既然来了,也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先吃饭吧。”

杨静雪依旧拿着方案没有要陪康凡轩吃饭的意思,“康先生公务繁忙,饭嘛还是以后再吃,再说我们两个都在S市,应该没有地主之谊一说吧。”

康凡轩不紧不慢地夹了口菜,“这个地方,是我集团旗下的产业,这样我可以尽地主之谊了么?先吃饭吧,你在别扭一会菜都凉了。”

“谁别扭了!”杨静雪不服气的反驳。可是话中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一丝小女儿的撒娇。

“没别扭就快点吃饭。”康凡轩也不理杨静雪,低着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杨静雪发现自己被绕进去了很是不开心,但又无言反驳,只好坐了下来。吃就吃呗,反正晚饭还没吃,不吃白不吃。

这间餐厅的菜还是做得不错的,杨静雪没什么形象的大吃了一顿,目的就是想要让康凡轩讨厌自己的吃相,从而不再有什么非分之想。

用餐中,两人基本无话,不过也算和谐,至少杨静雪没有觉得不和谐。餐后两人开始正式讨论赛事赞助的细节。

康凡轩同意赞助的目的根本就是想找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见一见杨静雪,至于活动细节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意。于是说好的讨论就变成了杨静雪单方面的讲解,康凡轩全程都没有怎么听,所有心思都用在欣赏杨静雪上了。

这场可有可无的对话在康凡轩有意识的拖延下被无限拉长,等到杨静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公车地铁都没了,杨静雪恶狠狠地瞪了康凡轩一眼。

康凡轩淡定地起身说:“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久,现在公车地铁都没有了,我送你回家吧。”那不咸不淡的态度终于让杨静雪没法忍受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杨静雪板着脸说。说完,杨静雪立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往门外走。

康凡轩有些措手不及的跟在杨静雪身后,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拒绝他送人家回家的要求。

“唉!”杨静雪要伸手去开门的时候被康凡轩拉住了。

杨静雪冷冷的看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康凡轩很识趣的放开了手,“那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干嘛生气啊?”

“生气?我凭什么生气啊?”杨静雪反问,“您是大老板大总经理,我只是个小老师,要用您的钱就活该被您耍的团团转,我凭什么生气啊。”杨静雪没表情的往外走,康凡轩也就只好跟着她走,两人在路边上站了半天,杨静雪也没打到车。

“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康凡轩好言说着。以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这样对康凡轩之后还能让康凡轩继续哄着的。

“不用。”杨静雪毫不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康凡轩沉着声音问道。

“高攀不起。”杨静雪冷漠的说道。

“我们就不能像在N市一样好好说话么?”康凡轩无奈的说。

杨静雪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怕是不能了。”

康凡轩叹了口气,原本想说什么的,终究没有说出口,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只是太在乎,所以害怕……”喉咙里卡着千言万语,此刻却找不出一句可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最终,康凡轩直了直身子走了。

杨静雪转头看着那个走远了的身影,康凡轩,你害怕,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更害怕。

康凡轩回到餐厅的停车场开了车飞快的回到路边的时候,杨静雪已经坐着出租车走了。康凡轩看着空荡荡的马路,就像他空荡荡的心。财富,美女,事业,名声,他都有了。可是,偏偏最喜欢的人他却不能留她在身边。

康凡轩开始正式关注G大的赛事,毕竟是自己花了钱的,他是商人,商人的本职工作就是赚钱,总不能白白赞助。剩下的日子里,两人合作倒也十分默契。

康凡轩善于经商,能将每一分钱花的物有所值,杨静雪恰恰对商业运作一窍不通,于是只负责赛事的正常举行。康凡轩对杨静雪的体谅也让很多在其他赞助商和被赞助人之间的矛盾根本没有发生的机会。

在此期间,杨静雪和康凡轩也把两人之间的默契发挥到了极致,谁也不再提当初的事。可是谁也不能忽视,就是这种在各个方面都有的默契,更进一步的让两个人都更深的进入对方的心里。

赛事进行的异常顺利,可是即使这样顺利,杨静雪还是忙的脚不沾地。康凡轩到了两人约好的办公室之后,杨静雪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康凡轩在门口站了很久才进去,绕到桌子前面,看着那个熟睡的人。那个坚强的让康凡轩心疼的人,此刻毫无防备,像个孩子一样的睡颜像柔软的蚕丝,把康凡轩的心缠得紧紧的。脱下外套给杨静雪披上,康凡轩拿过桌上的文件夹仔细的看了起来。

杨静雪睡了不到半个小时就醒了,看见身旁坐着的人,脸上有些尴尬。

“醒了?”康凡轩问。

“恩,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杨静雪把身上盖着的衣服还给康凡轩。

康凡轩接过衣服穿好,把文件夹还给了杨静雪,“该弄得我都弄好了,你还是先回家好好睡一觉,这样的状态怎么坚持到赛事结束啊。”

“恩。“杨静雪含糊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随手翻了翻那本文件夹,见里面的多处自己未想到的细节也做了标注,杨静雪用特别的眼神看了康凡轩一眼。

康凡轩笑着说:“怎么?我可是高材生,这点小事,你不用这么崇拜的看着我吧。”

杨静雪白了康凡轩一眼,“谁崇拜你了!”

康凡轩笑了笑说:“我送你回去吧,比赛没几天就要开始了,你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也好有份好的精神头。我的赞助还指望着你们的比赛收回来呢,你这样成天睡眼朦胧的可是对我这个赞助商不怎么负责吧。”

“你这个大总经理还在乎这几个钱?好吧,看在你这么心疼你的钱,而我又掌管着你这笔巨额财富,那我就给你个巴结我的机会,送我回家这个提议,本宫准了。”杨静雪故意不去看康凡轩,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康凡轩看着杨静雪对自己很是亲切的样子心情大好,两人驱车往杨静雪的住处走。没有交谈,却也不觉得不舒服。

杨静雪侧着脸看着城市里的高楼大厦,璀璨灯光。康凡轩则时不时分神看着杨静雪,心里想着,若是这路没有尽头,该有多好。杨静雪趴在车窗上看了半天,略带失望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康凡轩转头问着。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没有东西可以玩,每天晚上就和一帮小伙伴一起看星星。星光可真漂亮,每一个都闪闪发光,像是嵌在夜空中的宝石。可是后来,我考上大学,然后在这里找到工作安定下来,就在也没有看见那么好的星光了。”杨静雪有些遗憾的说。

康凡轩看了看窗外的夜空,“是啊,城市的灯光太灿烂,把星星的光芒都掩盖了。”

车到了杨静雪住的地方,康凡轩下了车,陪着杨静雪从停车场往住宅楼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