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凡轩自打从N市回来,始终有些心不在焉。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手机屏幕上杨静雪的电话号码康凡轩已经看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勇气按下通话键,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以什么理由打给杨静雪。朋友?恐怕算不上,路人?那更没有理由打这个电话。康凡轩不耐烦的把手机丢到一边,站在偌大的窗前发呆。

苏心怡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看见康凡轩站在窗前。修长挺拔的身形,英俊的侧脸,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出几分魅惑的味道。苏心怡走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康凡轩的腰,把脸贴在康凡轩背上。房间里的灯光是温暖而暧昧的橘黄色,苏心怡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让康凡轩有些心乱。

身后的柔软让康凡轩心里一暖。算了,忘了那个什么杨静雪吧,眼前的美人才是自己的温柔乡。心里这样想着,康凡轩转身把苏心怡搂进怀里。

苏心怡顺势将康凡轩的腰抱的更紧了。苏心怡发梢的香味让康凡轩有些心神荡漾,偏偏这时苏心怡的手也不老实,沿着康凡轩的腰背摸索着,撩拨着康凡轩本就已经变得敏感的神经。

康凡轩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搂着苏心怡的手臂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气,脸也更深的埋进苏心怡的颈窝里,吸着苏心怡身上好闻的气息。

苏心怡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康凡轩身体上的变化,眼底带了笑意,嘴唇凑近了康凡轩的耳朵轻轻地吹气。康凡轩显然受不了这样的撩拨,有些粗暴的吻上了苏心怡。

康凡轩的嘴唇裹着苏心怡的唇,舌尖沿着牙齿扫了几圈之后终于找到突破口,强势的抵进了苏心怡口中攻城略地。舌尖先是沿着牙齿的内侧徐徐前进,温柔的撩拨着苏心怡的舌头,苏心怡也配合着,两人的吻更加深入。苏心怡最终败下阵来,呼吸不畅,神智也开始变得不清晰,两只手只能紧紧抓着康凡轩腰部的衣服,任凭康凡轩予给予求。

康凡轩伸手扯下了苏心怡身上原本就系的不紧,此时又因为两人的纠缠早已微微敞开的浴袍,将那具完美的身体压到在了宽大的床上。撤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康凡轩的手在苏心怡那具完美的身体上游走了许久之后,最终停在了她胸口的山峰上,吻也沿着苏心怡修长的脖子一路来到了她完美的锁骨。

康凡轩迫不及待的挤进了苏心怡的身子,两人融合在一起的瞬间,康凡轩眼前突然浮现出杨静雪的脸,杨静雪那双灵动的眼里带着疏离,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

康凡轩被那笑容一激,动作停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苏心怡满脸春色,身上的皮肤微微泛着红色,一双美眸带着无限的欲望看着康凡轩。康凡轩的动作变得狂野起来,粗重的呼吸声,让人脸红心跳的娇喘声,房中气温无限升高,春色无边。

厚重的窗帘也挡不住初生的太阳的光芒,苏心怡翻了个身,手下意识的往身边探,却没有摸到人。已经凉透了的被褥逼的苏心怡不得不真开眼睛,两米宽的大床上果真只有她一个人。拉了件睡衣裹在身上,苏心怡带着睡意出了卧室。餐厅里飘出罕有的食物的味道,烤面包的香气勾起了苏心怡的馋虫,顺带把她残留的睡意一扫而空。

苏心怡带着满心的疑惑走向厨房,也不是她无故疑惑,因为她自己不善下厨,也从没动过要下厨的心思,当初在家里弄一个厨房也只是让这间房子看起来更像个家而已。因为偶尔会有阿姨帮忙做饭,所以厨房的设施设备,调味用品到是齐全。

苏心怡隔着厨房的玻璃门就看见康凡轩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烤好的面包上已经抹上了果酱,装进了盘子里,调好的蛋液被倒进锅里,在康凡轩熟练的动作下变成了颜色诱人的鸡蛋饼。

苏心怡靠在厨房门边上看着康凡轩专心致志的样子,专心的男人最迷人了,哪怕现在

这个男人围着围裙,毫无平日的帅气模样。苏心怡走过去抱住了康凡轩,把脸贴在康凡轩的背上。

“起来了?那就洗洗快去洗一洗,准备吃饭吧。”康凡轩一边把摊好的鸡蛋饼装进盘子里一边说。苏心怡假装没听见,抱着康凡轩就是不撒手。

康凡轩轻笑,放下手里的锅把那个黏在自己背上的人拽开,“快点去啊,等一下吃的东西都凉了。”

苏心怡还是粘着康凡轩撒娇,“那你亲我一下,亲我一下我就去。”

康凡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揽住苏心怡,低下头向苏心怡吻了下去,两人只剩一毫米的距离时,康凡轩的动作又停住了,因为眼前总是浮现出另一张脸。最终,那个吻还是转了向,轻轻地落在了苏心怡的额头上。

苏心怡撅着嘴,满脸写着不高兴这几个字,很明显的对这个吻的质量不怎么满意,康凡轩却在没有什么心思和她纠缠,侧身绕过了苏心怡说:“快点去洗漱,我在餐厅等你。”

苏心怡只好一脸不情愿的去了洗漱了。摆脱了苏心怡的纠缠,康凡轩看着眼前自己刚刚做好的丰盛早餐,却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他本来因为昨天晚上在两人那么亲密的时候想到杨静雪,因而觉得有些愧疚,才一大早爬起来做早餐给苏心怡,想着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些,谁知,居然是这个结果。

那张明媚动人的脸,那双那冰冷的没有感情的眼睛总是在自己的眼前晃,晃得他心神不定。康凡轩在厨房皱着眉头发呆的功夫,苏心怡早已洗漱完毕了,坐在餐厅里喊了好几声康凡轩才回过神,端了早餐进了餐厅。

“你最近怎么回事?自从参加周为铭的婚礼回来之后老是心不在焉的。”苏心怡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康凡轩。

康凡轩不咸不淡的说:“还不是生意上的事,我回来之后发现公司最近几笔大的单子都和景茂集团撞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许景茂那个老狐狸故意和我最对,我们两家原有的默认交易规则他现在一点都不遵守。我接手父亲的生意,原本敬他是个前辈,不想和他争,这老狐狸到是倚老卖老起来。”

“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许景茂那边你不是早就有办法应对的么,既然人家不给你这个尊敬他的机会,那你也不必把他当成什么长辈。他是欺负你刚刚接手家里的生意,不给他点下马威难道要等着他骑上你的头不成。”苏心怡虽年轻,长的也柔弱,办起事来却向来心狠手辣,近几年来她父亲的生意上遇到的那些不知好歹的对手全都是由她来应付,因此在不一样的人面前,苏心怡用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脸。

康凡轩点了点头继续吃早餐,心中却又发愁,这次可以用生意上的问题敷衍过去,下次呢?下下次呢?

杨静雪啊杨静雪,我怎么总是想到你,难道你真的是我摆脱不了的魔咒不成。

杨静雪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像康凡轩一样去感慨是缘分还是魔咒。因为她所在的G大,最近要举办一个大型的赛事活动,杨静雪作为赛事策划人员中的一个,拉赞助,找场地,确认赛事细节,各个方面的公关和宣传工作都要她安排和落实。她忙的脚打后脑勺,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八瓣用,根本没时间想那些可能发生也可能永远不发生的事。

杨静雪和几个老师共同策划这场赛事,有一部分工作由学生协助完成。好在,和杨静雪搭档的几位老师工作还算合拍,参与赛事工作的学生能力也比较强,很多工作都能独立完成,且完成的质量还是比较高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杨静雪的工作压力,但是压力还是有的,很多细节上的工作都要一一确认,所有的文件资料都要在学生整理之后的基础上再整理。

前期的策划工作已经让杨静雪有一点时间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了,真不敢想象,赛事真正举行的时候还会有多少突发情况需要处理,有多少细节需要注意。身体因为长时间坐在电脑前面变得有些僵硬,杨静雪起身做了个伸展运动,听到身体各部位的关节发出清脆的声音。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啊,虽然忙的不见天日,但是却十分充实。

杨静雪这边的赛事计划进行的如火如荼,康凡轩的集团作为S市的著名企业,也是需要被争取的赞助商之一。原本这样的小赞助是不需要康凡轩这个总经理去关心的,但是也许真的是上天安排,G大负责寻找赞助商的几个同学在和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商议赞助事宜的时候恰巧碰到康凡轩。

听到G大这个名字,康凡轩眼睛发亮,随即详细询问了关于赛事的问题。得知杨静雪是这次比赛的主要负责人,康凡轩立即决定大力支持这场赛事。

康凡轩异常热心的态度使得原本对这场比赛没有什么兴趣的市场部人员满心不解,但是老板都已经发话了,下属哪里还敢有什么意见,于是康凡轩的公司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这次比赛最大的赞助商。康凡轩唯一的赞助要求就是,所有的有关赛事细节问题都必须由杨静雪和他单独沟通。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