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句康先生突然把两人之前所有的的亲近都变得疏离了,康凡轩有些不舍地说:“那怎么行,我答应了沈芷兰要把你安全送回家的。心怡是开车过来的,我们两个还是把你送回家吧。”

杨静雪笑着摇头,“不用了,我现在安全回到S市了,康先生的使命也算完成了。还是早点和苏小姐一起回去吧,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可以了。”没有给康凡轩丝毫纠缠的机会,杨静雪伸出一只手说:“康先生,多谢你一路的照顾,再见。”

康凡轩看着杨静雪伸向自己的那只手,又抬头看着杨静雪满是笑意却丝毫没有感情的眼睛。他被杨静雪说的先生那两个字刺得心里一阵阵发疼。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握住那只手说,满怀不舍得说:“那好吧,再见。”

杨静雪十分得体的和苏心怡道别,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走了。苏心怡拖着心不在焉的康凡轩向着远处的劳斯莱斯走过去,边走边说:“你怎么看着呆呆的?想什么呢?”

康凡轩说:“哦,没什么,就是刚下飞机有点累。”

“哦,我们快点走吧,回去了你好好休息。”苏心怡体贴的说。康凡轩木讷的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朝杨静雪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上了车。

远处,杨静雪看着苏心怡和康凡轩手挽着手上了劳斯莱斯扬长而去,心脏好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难受的喘不上气。这么多天的了解,这么多天的愉快经历,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自己那么坚定的以为是老天安排给自己的缘分。原来,不过是上天给她杨静雪又开了个玩笑而已。甜蜜温暖的瞬间依旧历历在目,可是那个能让自己觉得温暖的人,原来就不属于自己。杨静雪自嘲的笑了笑,收拾起自己有些难过的心情,招手唤来一辆的士。

康凡轩,你知不知道,陌生和喜欢离得很近,喜欢和恨也离得很近。离地九千米的高空之上,整个世界都在颠簸摇晃,那个生死一线的时候,你给我的温暖让我以为可以就此沉沦。那一刻,我第一次没有戒备,敞开心胸的喜欢上你。可是现在,我以为可以和你有美好未来的这个城市,我开始恨你了,因为你明知道你的未来里不会有我,为什么给我希望,为什么让我喜欢你。是我多心了想错了?还是你康凡轩从来都是这样的人,永远都在不同的女人身边给她们希望,却又没法给她们将来的那种人。康凡轩,我讨厌你,好讨厌你。

渐行渐远的那辆劳斯莱斯上,康凡轩心不在焉的搂着苏心怡,脑子里全是杨静雪临走时的那个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神,耳边响的全是杨静雪的那句康先生。先生!这两个字里满是疏离的味道。难道就这么结束了?没有半点可能了?康凡轩心里不舍,第一次让自己有保护欲的女孩子,第一次让自己觉得幸福的女孩子,怎么能就这么放手?可是,不放手又能如何,自己真的能给她,她想要的生活么?康凡轩有些烦躁地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默念着那人的名字:杨静雪,杨静雪。我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你走进我心里了。

沈芷兰和周为铭的蜜月旅行过的十分愉快,两人你侬我侬。蜜月旅行回来之后,小俩口又去了一趟S市。两人度蜜月之余还不忘给康凡轩和杨静雪买了伴手礼。

沈芷兰就急着打电话给杨静雪,约杨静雪出来见面,希望获得第一手的八卦资料。

沈芷兰本来抱着想要八卦的心情看看两人有没有什么新的发展,谁知杨静雪却决口不提康凡轩,好像这个人真的就只是送她回了次家的陌生人一般。最终,沈芷兰还是忍不住了,带着满脸看好戏的表情问杨静雪:“喂!你和康凡轩没有什么后续发展么?”

杨静雪黑着脸说:“你想知道什么后续发展?”

沈芷兰很诚恳的说:“我是真的觉得康凡轩这个人不错,要相貌有相貌,要事业有事业,经济实力那么强,不知道有多少漂亮小姑娘往上扑呢。我是想你也单了这么多年了,遇见这么好的人就想着让你看看,若有缘分当然最好不过。”

“恩,是啊,人倒是挺好的,可是你也是知道我的,我堂堂一个大学老师,难道你要让我去当小三不成。”杨静雪黑着脸说。

“啊?你知道了啊!”沈芷兰惊呼出声,很快就发现杨静雪射来的凌厉眼神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立刻摆出一个讨好的笑。

“怎么不知道,那女孩去机场接他了,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么?就像小时候偷了糖被家长抓到一样。我杨静雪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干嘛做这样的事让我难堪。”杨静雪一点不客气的抱怨沈芷兰。

沈芷兰一脸不乐意,“怎么能怪我?看样子你还是有点动心的啊,要不是你自己动心了,难不成我还强迫你喜欢他不成?自己动心了,干吗又来怪我。”

杨静雪无语的白了沈芷兰一眼,却又无言反驳。沈芷兰看着杨静雪变黑了的脸说:“我还以为,甘铭之后你真的心如铁石再也不会动心了呢。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我看着都心疼。”

听到甘铭这个名字,杨静雪低下头抿了抿嘴唇说:“芷兰,我总不能一辈子活在过去里,日子还是要过下去,路还是要走下去,我最终还是要长大的。我的世界里,再也不可能有甘铭这个人了,这个道理我早晚要明白的,既然早晚要明白,那不如早点明白的好。”

隔着一张不大的桌子,沈芷兰握住了杨静雪的手,心疼的说:“是我不好,不该提甘铭的。没关系,你放心,康凡轩你不喜欢就算了,我在帮你留意好的,不就是个多金男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条件比他好的多得是。没关系的静雪,你一定能幸福的。”

杨静雪看着沈芷兰笑了笑:“说那些臭男人干什么,走吧,我们两个也好久没去逛街了,现在就去秒杀全场吧。”两个好朋友手拉着手冲进了周边的商场,直到累的筋疲力尽,才依依不舍的告了别,杨静雪打了车笑着和沈芷兰招手告别。

车窗外,沈芷兰的脸越来越远,杨静雪脸上的笑也消失不见了。车窗外的风景迅速后退就好像要把人带回那早已深埋在心底,堆上了厚厚的灰尘的过去里。甘铭,甘铭,那是多久以前的人了,久到杨静雪都快想不起那人的模样了,但是,为什么还是会疼,那隐隐的,时不时泛起来的疼痛感,虽然没有开始时那么剧烈,但是却像埋在身体里的隐疾,总是在特定的时候把杨静雪拖回那个明媚灿烂却又心痛万分的曾经。

初恋,有人说是青涩的,有人说是甜中带酸的。杨静雪的初恋前半部分是甜到腻的幸福,后半部分却是深入骨髓的痛苦。

遇上初恋的时候,杨静雪十八岁,最明媚灿烂的年级里,杨静雪身上带着的却是比同龄人成熟的味道。做事条理清晰,待人接物不卑不亢,跟每个人的距离都保持的恰到好处,疏离却又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如此这般的种种,种种,都让当时的万人迷甘铭同学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于是无数个清凉的,最适宜有好睡眠的秋天,甘铭却每晚辗转反侧,如坐针毡。

拒绝了大堆大堆往自己身上扑的漂亮小姑娘,甘铭第一次用心的追求一个女孩子,经过了无数的调查,铺排,和甘铭多个好哥们的精心计划,在无数次“偶遇“之后,甘铭在一个清晨,向杨静雪告白了。

阳光尚未普照大地,清晨的薄雾也扭捏着不肯散去,空气里满是昨夜尚未褪尽的慵懒的味道。

杨静雪看着眼前那个英俊的男孩子,结结巴巴的表达着自己对杨静雪的喜欢。那个英俊又优秀的男孩子,那个在几千人面前演讲都不曾紧张的男孩子,此时却满脸通红的站在自己面前,结巴的说不出几句完整地话。就是那样害羞又笨拙的摸样,让杨静雪感觉到了对面这个男孩子的几分真心。于是就此沉沦,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啊,可是,那个和自己一起规划了美好未来的人;那个坚定地,说要和自己一起创造未来的人;那个让自己第一次想要依靠的人;最后还是离开了自己,和另一个女孩远赴重洋再无音讯。于是,这样的疼痛更加历久弥新。

杨静雪更加不相信别人,把自己的心锁进厚厚的壳里,这一锁就是十年。杨静雪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对甘铭的心意,到底是还有期待呢,还是真的只是把他当作是一个过往。只是有了这样惨痛的过往,让杨静雪如何能不害怕。她害怕受伤,害怕自己付出的心思得不到回应,害怕在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最后还是逃不开要分离的结局。于是,索性不去爱了吧,不爱,是不是就不用担心受伤害,就不用害怕分离。

杨静雪从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里收敛了心神,已经快到家了。杨静雪看着眼前渐渐熟悉起来的建筑,心里的疼痛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了。算了,顺其自然吧。这样想着,杨静雪脸上又带上了几分笑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