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是最好的时节,天高地阔,天空的蓝色像被水洗过一样清澈透亮。越过了炎热的夏季,泛着丝丝凉意的空气让人觉得精神都清爽了很多。初秋的风把树上的叶子染成了淡黄色,透着成熟丰收,又温暖的气息。康凡轩就是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秋天飞抵了N市,目的嘛,是去参加大学好友周为铭的婚礼。

沈芷兰埋头在大堆婚庆各类资料中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芷兰,你来看看这是谁?”

沈芷兰转过身就看见周为铭带着一脸献宝般的笑容朝着自己走过来。周为铭身后跟着一个男子,沈芷兰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男子,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材挺拔而修长,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剪裁得体的西装。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出几分动人的光彩,英俊的面容让沈芷兰这个见惯了帅哥的人心里也微微一颤。

沈芷兰微笑,带着几分娇嗔的向周为铭说:“瞧你高兴地这幅样子,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应该就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大学好友康凡轩吧。”沈芷兰看了看康凡轩说:“果真是个帅哥啊,我要是先认识他啊,你恐怕是半点机会也没有了。”周为铭明显不乐意了,小两口也顾不上有外人在旁边,就开始斗嘴。康凡轩看着这幸福的两个人,嘴角泛起了微笑,笑容里一半祝福,一半羡慕。

三人说笑了一阵子,沈芷兰接了个电话就火急火燎的往外赶,“为铭,你自己好好招待你自己的朋友啊,我先去接个人。帅哥,大家都是熟人,你自己自便哈。我闺蜜的飞机快到了,我要和朋友一起去接她,就不陪你了。”话还未说完,人就已经急匆匆的杀向了机场。

周为铭看着沈芷兰远去的身影,向康凡轩抱怨:“她呀,心就不在我身上。看见你这个大帅哥眼睛都看直了。哼!现在又说要去接她的闺蜜,自从筹办婚礼开始啊,我们都没什么时间过二人世界。唉!”

康凡轩斜了周为铭一眼说:“你小子,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到是想要这么个人,还找不到呢,你小子,有什么好抱怨的。”

“唉?你不是有苏大小姐么,她那么漂亮,家境又好,和你也算门当户对。你抱怨个什么?”周为铭带一脸不正经的笑,用肩膀撞了康凡轩一下,问:“怎么样?康先生。你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啊?”

康凡轩笑了笑,没答,唇边却泛起一丝苦涩的味道。是啊,是啊,别人眼里的自己该是多幸福啊。身为S市最大的集团公司的公子,被所有人认定是喊着金钥匙出生的。家里自然是财大气粗,他又在不久之前从美国读书回来,刚刚接管了一部分的家族生意。前不久他按照父母的心意和家世相仿的苏心怡在一起了,连两个人的未来都被两家的父母设计好了。什么时候订婚,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继承家里的所有企业。可是他自己的意思呢?从来没人关心过他自己的意思。因此,康凡轩才羡慕周为铭,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未来。

机场,沈芷兰在大堆大堆的旅客队伍里面寻找着自己熟悉的身影。“嘿!我在这呢。”眼前出现一张精致明媚的脸。沈芷兰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两个好朋友手拉着手在原地转了几圈,沈芷兰感叹的说:“杨静雪,几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我都认不出了。”

杨静雪也很开心的笑着,“是吗?我看啊,是你变得更漂亮了吧,要做新娘子的人果真是不一样啊!看的我好羡慕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做新娘子。”

听到自己被夸漂亮,沈芷兰笑的更灿烂了:“怎么都好几年了,你还是一个人?没关系,等我这边大事定了,好好给你张罗张罗,保证给你找个让你绝对满意的人。走吧,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大海么?我现在就带你去呗。”

“啊?我不是应该先去看看你家那位的吗?再说,你再有几天就举行婚礼了,这么忙还要陪我多不好,让你来接我已经觉得很耽误你的时间了。”杨静雪很是不好意思的说。可是她越是谦让,沈芷兰就越是要陪着她。

两人争论了很久,沈芷兰最终拗不过杨静雪,最后两人达成协议,杨静雪说自己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也累了想休息了,所以沈芷兰的那位就等一天再见,沈芷兰只好乖乖地送杨静雪回酒店,然后百般不情愿的回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杨静雪送走了沈芷兰之后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面,整个城市都匍匐在脚下的感觉让她心情大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哪里会让她觉得累,她只是找了个借口赶走了沈芷兰,好让沈芷兰去忙自己的事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她身上。现在送走了沈芷兰,杨静雪可以策划自己的短期旅程了。此刻,杨静雪看着这个向往了很久的城市心情格外舒畅,“N市,我来了,大海我来了。”

杨静雪站在海边的一个断崖上肆意的伸展着双臂,裙角飞扬。海风吹起她的头发,露出她精致美丽的侧脸,颇有几分古色古香的味道。

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溅起的白色晶莹雪花像是银鱼一般的跃起然后落尽海水中,岸边的海浪涌上了细软的沙滩,还未完全的退回,又一层的海浪迎了上来,一次又一次的涌上沙滩,如同孩童戏耍一般的乐此不彼。望眼过去那宽广无边的大海,有着神奇的魔力,似乎能把城市的狭窄、拥挤、嘈杂全都荡涤地干干净净,令人心胸变得平静而开阔。

深深吸了一口气,海风带来的咸湿气息和丝丝缕缕大海独有的腥味都刺激着杨静雪的神经。果真是博大而宽广啊,杨静雪不由自主的又往前挪了挪。

看海,是杨静雪从小的心愿,本来想着凭借高考可以去有海的城市住上四年,谁知道不管是大学还是研究生最终都没能去有海的城市。此时,海风徐徐,总算得偿所愿的杨静雪如何能不开心。正在感叹大海的无尽和美丽,谁知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了起来。

“啊……啊……你是谁啊?快点放手啊!救命啊!救命啊!”杨静雪吓的大叫,可是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哪里有人救他。她只好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挣扎,可是身后那人的胳膊就像个铁箍一样紧紧地箍着她,任凭她使出全身力气挣扎都没有一丝效果。那人不由分说的把她往山崖下面拖,直到把她拖到崖下才放了手。

杨静雪因为刚刚那一番拼死拼活的挣扎身上早就没了力气,那人一松手,杨静雪就瘫软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缩成一团,闭着眼睛继续大喊救命。身后那人绕到她前面来站定说:“别喊了。”

杨静雪哪里会听他的,还是一个劲的大喊,那人只好大吼了一声:“别喊了。”杨静雪吓的往后缩了一下。那人接着说:“你还知道喊救命啊,我还以为跳海的人都天不怕地不怕呢,怎么被人抱了一下就吓得喊救命。”

杨静雪这才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精致皮鞋。杨静雪慢慢抬头,就看见那人修长的腿,挺拔清瘦却又很看着很健康的身形,英俊的脸。那人一身天蓝色的西装,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帅气的容颜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好看的像一幅画。杨静雪看得有些发愣,直到那人轻笑起来才回过神。

挣扎着站起来,杨静雪一脸不悦的看着那人:“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是要跳海,是你想的太多了。”杨静雪一边说着,一边又准备走回那到断崖上面去继续刚才的感叹。

谁知刚迈出几步又被那人拉了回来,那人一边拉着她一边说:“你这人到是执着,跳了一次又一次,你以为是好玩的么?说你跳海你还不承认,我在这里你别想做傻事。你是不是失恋了啊?别想不开,世界上男人大把,至于为了一个去跳海么?”

杨静雪满头黑线的甩开那人的手:“喂!你是不是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会想不开啊,我是去看海,看海好么?我没怪你打扰了我的兴致,你还的吧啦吧啦没完没了了。”

“额。真的不是啊?”那人有些忐忑的问。杨静雪回了他一个能杀死人的眼神。那人看着杨静雪气的满脸通红的样子,终于相信她不是要跳海了,尴尬的道歉:“对不起啊!我站在后面看了你很久了,你一直往前挪,我还以为你是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别生气,别生气哈,我给你赔礼道歉。”

看着那人张堆着笑的英俊面孔,杨静雪也不好意思继续生气,“算了,你也是好心,也不怪你,是我站的地方比较容易招人误会。我换个地方看好了。”

杨静雪踮着脚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指着远处的沙滩说:“我去那边看,好了吧,这样总不会被人误会了吧。谢谢你的好意,我走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