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十章 我喜欢你

阮乔像是货物一般被秦恪塞进后备箱里,一路颠簸,当她被秦恪抱出来时,虚脱得几乎快昏过去。

或许昏过去更好吧,她就不用对着秦恪那凶神恶煞要吃人的脸。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阮乔甚至设想了数种秦恪处理她的方式,是丢进海里喂鱼呢,还是找个荒郊野外将她埋了。

“作为补偿,带你去度蜜月。”

在她昏昏沉沉中,他低沉磁性的嗓音似乎对她说了这句话。

嗯?

阮乔早知道秦恪变态,没想到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他竟然找借口向秦毓要了本来二人预约的蜜月行程,带她远过重洋,飞去了蔚蓝的爱琴海。

“哔”的一声,卡刷开了酒店房门。

秦恪踩着铺了满地的玫瑰花瓣,把阮乔抱到了同样铺满花瓣的床上。

阮乔连动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瘫软在床上,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她听到秦恪走进浴室,传来流水的声音。

然后,她再次被抱起来,这次,他将她抱进了注满热水的浴缸里。

“你要干什么?”

热水的浸泡让阮乔恢复了些许精神,她费力地瞪着秦恪。

“我毁了你的新婚之夜,不应该补偿你一个吗。”

秦恪一边解着衣扣,一边迈入浴缸里。

阮乔早就没了反抗的意志,就连问出那句话,也已经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精力。

“嗯?怎么不叫我流氓了?”

秦恪抓起她的手,纤细的手臂抬起,上面被捆绑出的一道道红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此时阮乔面色惨白,唇上毫无血色,原本精致的妆容,早就花得不成样子,眼下晕黑成一团。

秦恪只觉她这可怜模样碍眼得很,尤其是身上这婚纱。

对这副德性的女人下手,他自认自己还没那么重口味,不过是吓吓她而已,但对方毫无反应,他也觉得了无趣味。

秦恪叫了位女性服务人员照顾她。

阮乔精神恢复了点,视线不经意落在床边的电话上,她看了眼站在露台上的秦恪,此时他正在打电话。

她心念一动,撑起身体,手慢慢伸向电话。

“我把电话线拔了。”

阮乔心神一震,看向不知什么时候靠近,正好整以暇看着她的秦恪。

她一脸惊惧地缩回手,她现在怕他,很怕。

他把她关在漆黑的柜子里,她忘不掉那度日如年如梦魇一般的场景。

“骗你的。”

秦恪单膝跪在床沿,噙着一抹邪气的笑。

“秦恪,我答应你,我不跟秦毓结婚了,求你放了我吧。”阮乔害怕地往后缩。

“你不觉得,现在跟我说这个太晚了点,我早就警告过你了。”

“我知道了,我错了,我保证以后离秦毓远远的,我发誓。”她努力蜷缩着,试图降低存在感。

“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你?”

“秦恪,过去的一切我都不计较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求你了,放我走吧。”她哀求道。

秦恪捏住她的下巴,目露玩味。

“你就是用这种可怜巴巴的表情不停迷惑秦毓,好让他心生愧疚,竟然还要娶你。”

阮乔死死咬住嘴唇,不管她现在求他什么,秦恪早已认定她心怀不轨。

“秦恪,讲讲道理,不是我招惹你们,当年是你主动找上我。我也对你说过,我决定放过你了,让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可是你不答应。”

秦恪冷笑一声,手指倏地攥紧。

“真是伶牙俐齿,巧舌如簧。”

阮乔疼得闭上眼。

“你给我乖乖的,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理你,以绝后患。”

秦恪松开手,故作体贴地将她凌乱的发丝拢到耳后,只是那目光哪有半分温柔,毒得瘆人。

“秦恪!”

在他起身之际,阮乔一把扑过去抱住他的腿。

“我并不是早就知道车祸的事,是那晚你们以为我睡了,我偷听你们在书房的谈话。”

秦恪转过脸来看她,眉梢一挑。

所以呢?

“我之所以依然决定嫁给秦毓,并不是我想报复他……而是,我发现再也没有理由说服自己……”

阮乔略一停顿,抬起头来望着他,凄然一笑道。

“秦恪,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