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九章 逃婚的新娘

以秦毓的身份地位,婚礼在多人操持下,有条不紊地准备。

只等那一天,她披上漂亮华丽的嫁纱,执手秦毓,就可以成为万千女人羡慕嫉妒的对象。

而在此之前,媒体的造势下,她跟秦毓的故事,也被抒写成一部感人肺腑的爱情童话。

阮乔觉得,自己像是被架在供人瞻仰的高台上,如果纵身跃下,只怕摔得粉身碎骨。

“嫁给秦毓,新娘子怎么不开心呢?”

阮乔转过身,对上徐楚楚艳丽的面容,精心描绘的冽艳红唇却吐出刻薄的话。

“唷,站着不动的话,完全看不出来你曾经是个残废呢。”

阮乔皱了下眉。

“如果是来参加婚礼的话,这里是化妆室,礼堂请出门左转。”

“不,我可不是来参加婚礼的。”

徐楚楚走进几步,站定在她跟前。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来砸场子的,欢不欢迎?”

阮乔还没回答,已经有人先一步将她扯开。

“徐楚楚,邀请名单上没有你,你来干什么?”

秦恪挡在阮乔跟前。

“啧啧……秦恪,我们好歹也交往过,你对我就这么无情?况且……”

徐楚楚故意拖长音节,而秦恪眸色一冷,架着她手臂便要将她扔出去。

她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叫道。

“阮乔,你知不知道是秦恪找上我,给我制造机会让我接近秦毓,他比我还……”

“我知道。”阮乔满脸不耐地打断她。

“如果就要说这个,你可以走了。”

徐楚楚不以为意地笑起来。

“那你知不知道,当年撞你的人到底是谁?”

闻言,秦恪眸里划过一抹惊怒。

阮乔看了看秦恪,又看向徐楚楚,平静道。

“你是想说撞我的不是秦恪吗?”

还不等徐楚楚开口,阮乔眉梢挑起。

“那又怎样?!”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嫁给秦毓。”

闻言,徐楚楚脸上震惊过后,面色苍白,目光惨淡。

“呵……倒是我自作聪明了,做了回跳梁小丑。”

她鲜艳如血的唇吐出感慨的话语,在秦恪晃神之际,徐楚楚甩开牵制,挺直脊背,如一只高傲的天鹅,踩着高跟鞋,翩然离去。

阮乔坐回椅子,站太久了,她有些受不了。

婚礼还没开始,她已经觉得精疲力竭。

“你知道?!”秦恪走到她面前,冷厉的目光如刀子一般戳在她脸上。

阮乔并不理他。

他倾下身,双手扶在椅子把手上,目光如炬,几乎将她困住。

“那你嫁给秦毓到底想干什么?我不许你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阮乔抬头,唇角轻勾。

“我想做什么,你管得着吗?”

被她鄙夷的态度刺激到,秦恪怒气大涨,一把拽住了她的衣服,却没想到她此时穿的是婚纱,领口开得低,他的手掌贴到了她肌肤上。

“放开!你这个流氓!”

阮乔急得连忙打开他的手,就听到“啪”地一声响。

她不仅挥开了他的手,还扇了他的脸,秦恪整张脸被打得侧了过去,半边脸瞬间浮现红色巴掌印。

“流氓?”秦恪怒极反笑,手抚上自己的脸颊。

被他阴戾的表情震慑住,阮乔慌不择路想逃,却被秦恪一把抱起。

“阮乔,算你狠!知道还装作不知道,把我们耍得团团转,你很得意吧。我不会让你这种心怀叵测的恶毒女人嫁给秦毓的!

“唔……”

阮乔想要叫,却被秦恪牢牢捂住嘴,甚至他随手扯了条发带将她的双手反剪死死绑住。

她被秦恪全身捆绑,藏到了柜子里,甚至还上了锁。

她被困在这狭窄漆黑的地方,发不出半点声音,也动弹不得半分。

不知过了多久,阮乔挣扎得累了,睡着了,柜门被打开。

她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渗出眼泪。

一道冰冷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婚礼已经结束了。”

阮乔好不容易适应这光亮,眯缝着迷蒙的泪眼,对上秦恪冰冷无情的目光。

“你说我现在该拿你怎么办?逃婚的新娘……呵呵呵……骂我流氓……虽然你实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我并不介意坐实这称呼,接下来好好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