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八章 傻瓜

阮乔笑了笑,笑意却分明未达眼底,一字一句地说。

“呵呵……我呀……我想让你滚!滚得越远越好,因为我看见你就只觉得恶心!”

秦恪瞬间,怒火中烧地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凌厉如刀刮在她脸上。

“让我滚?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为什么在这里?要不是我……”

阮乔目光冰冷地接口道。

“是啊,要不是你撞残了我,我又怎么高攀得上你们秦家。”

“秦恪,你那么不想秦毓跟我在一起,那你去对他说啊,让你哥主动抛弃我。光使这些下三滥招数算什么本事?你以为你是拉皮条的还是妓院老鸨!”

真是够了!

阮乔觉得自己快被秦恪逼疯了。

“天呀,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难以置信的娇呼,打断了俩人的针锋相对。

“秦恪,你先把苏小姐送回去,有什么事等回家再说。”

秦毓表情沉静,情绪有些莫测。

阮乔始终低着头,她没见过秦毓这种样子。

一路上气氛沉默得令人心慌。

秦恪将那女人送走后,秦毓终于问出口。

“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秦毓语气平静,但是有种不怒自威的摄人气势。

“哥,对不起。”

阮乔看向秦恪。

“我不允许你们结婚。”

果然,秦毓蹙起眉。

“秦恪,你想表达什么?”

“她是我的,我不能给你。”

秦恪指着阮乔,视线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秦毓,透露着某种执拗。

秦毓表情一沉。

“你先冷静一下,我现在不想跟你谈这个问题。”

阮乔也很奇怪,明明俩人在讨论自己,她却是心如止水,冷眼旁观。

她或许本该大声对秦恪反驳,她才不是一样东西,她才不是他的!

但是,她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她安静地被秦毓抱上楼,盖上被子,她乖巧地闭上眼。

等门轻轻合上的时候,阮乔豁然睁开眼,她莫名有种奇怪的预感。

这段时间,阮乔有意隐瞒她的康复情况,连秦毓都不知道,她早就能扶着墙,走很长一段路。所以秦恪和徐楚楚说她在装可怜,其实一点都没错。

书房在走廊的尽头,她扶着墙,咬着牙一步步靠近书房,将耳朵贴在门上。

“哥,我说过了,她的事我负责。”秦恪语气坚决。

秦毓似乎叹了口气。

“不,你已经承担的够多了。”

“哥,既然我都已经承担了,就让我一个人背到底,你又何必再趟这趟浑水!”

“秦恪,我不能这么自私。当年要不是你……”

“别说了,你记住,当年的事是我做的。车是我开的,人是我撞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是我们秦家的骄傲,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而且你现在在竞选关键期,只要你赢了,爸妈的在天之灵也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阮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突然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忍不住好奇心。

秦毓也好,秦恪也罢,原来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不得不背负的沉重包袱,却因为兄弟情,而争来抢去,真是可笑!

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温暖得人全身发软,懒洋洋的不想动。

“小懒虫,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

秦毓伸手轻捏了捏她的脸颊。

阮乔对上他清润冷冽的眼眸,有些怔忡。

秦毓动作熟练地她抱到轮椅上,推进卫生间,牙膏和毛巾都准备好了。

“秦毓,你喜欢我吗?”她轻声问。

“大清早说什么傻话,是不是梦到什么了?”

秦毓细心地给她拧了毛巾擦脸。

“婚礼定在什么日子?”阮乔突然问。

“这个都忘记了?下周你就要做新娘子了。”秦毓无奈地刮了下她的鼻子。

阮乔握住他的手指,一脸认真地望着他问道。

“秦毓,你跟秦恪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傻瓜,我们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

在他矢口否认后,阮乔的心冷了下去。

已经认定了那么久的事实,突然间被颠覆,心情是无法言喻的。

对秦恪,阮乔曾经那么浓烈的恨与厌,却依旧难以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