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六章 自以为是

秦毓明显感觉到,阮乔这几天状态不对。

他以为是婚前焦虑,便带她外出散心。

却不想,车子在高架上被一辆轿车追尾。

事故说大不大,没人受伤,但是阮乔却受了不小惊吓,整个人蜷缩在秦毓的怀里,紧紧抓着他。

车子受到撞击的那刻,她的心脏仿佛骤然间停止了跳动,如同回到了几年前那场车祸现场。

“秦毓……回……回家……我要回家……”

阮乔小脸煞白,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好,我们马上回家。”秦毓抱着阮乔哄道。

原本需要原地等交警做事故鉴定,秦毓无奈,打电话拜托秦恪处理。

回到家中,惊魂未定的阮乔抱着秦毓不放。

其实俩人虽然交往,但是一直恪守礼节。

只是这场意外发生,秦毓便将阮乔抱到床上躺着,她身体哆嗦,浑身冰凉,明显惊吓过度,没缓过来。

“乔乔……乔乔……”

秦毓温香软玉在怀,心念微漾。

当温凉的唇落在她脸颊时,阮乔没什么反应。

迷糊间,秦毓似乎问了她什么。

阮乔神思不甚清明,当感觉到秦毓的意图时,她瞬间一懵。

“真是抱歉,打扰你们了。”

秦恪低沉的嗓音响起,阮乔几乎惊得魂飞魄散。

她咬着唇将脸埋进他怀里。

秦毓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背。

此情此景,秦恪不明意味地笑了一声,却没有要主动避嫌离开的意思。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我想喝水。”阮乔松开了紧攥秦毓衬衫的手指,率先打破了僵局。

秦毓出去后,秦恪抱臂靠在门旁。

阮乔即使没有抬头,也可以感觉那道逼仄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

她原本以为秦恪会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所以她在等,结果他冷笑一声后,却转身出去了。

“乔乔,听秦毓哥哥说你们出了车祸,我特地来看你。”

虽然话是对阮乔说的,徐楚楚的视线却是投向秦毓。

“谢谢你。”

阮乔接过徐楚楚递过来的花束,却不想被玫瑰花的刺割了手。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上面有刺,真是太大意了。”

她看到手指被扎破渗出的血珠,一脸平静,倒是徐楚楚大惊失色,自责不已。

秦毓放下茶壶走过来。

“怎么了?”

徐楚楚已经急匆匆朝卧室里跑。

“医药箱在哪里,伤口要马上消毒才行。”

望着徐楚楚和秦毓前后脚离开的背影,阮乔不由自主地推着轮椅跟了过去,但是到楼梯那儿就停住了。

她从轮椅上站起来,抓住栏杆。

才爬了两级台阶,阮乔额头和后背已经渗出一层薄汗。

“要不要帮你抱上去?”

秦恪冷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他一直没走?

秦恪如魔鬼般蛊惑的话语,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怀疑。

“你难道不想上去看看,他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拿个医药箱而已,未免也耽搁太久了。”

“你怎么不去看看?她可是你女朋友。”阮乔绷直了身体,望着他。

“呵呵……女人而已。你没听过一句话,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要是哥喜欢,我让他玩玩又如何。”秦恪似乎毫不在意。

“没想到你这么大方,那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跟秦毓在一起?”阮乔反唇相讥道。

“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报复我,动机不纯就算了,你还没有自知之明。拿自杀威胁我就算了,现在又装可怜博同情,你以为我还会吃你这套吗?”

“秦恪,你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我跟秦毓在一起是为了报复你?为什么就不可能是我喜欢他,爱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