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五章 他不是在开玩笑

秦恪面色沉凝,墨黑的眼眸里酝酿着风暴。

就在阮乔心中警铃大作之时,徐楚楚跟秦毓进来了,打断了二人间剑拔弩张的状态。

“秦毓,你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

阮乔终于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中的问题。

秦毓揉了揉她的头发,目光温柔而宠溺。

“秦恪又欺负你了吗,我当时就看出你脸色不好。”

“跟秦恪无关,我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阮乔有些尴尬地脱口而出。

说实话,自从她的腿日渐康复以来,死气沉沉的她突然见到了未来的光明。

或许是秦恪的阴阳怪气,让她忽然不想再跟这对兄弟继续纠缠下去。

犯罪了又怎样,这个世界,或许就是这么不公平吧,起码,她还得到了足够金钱补偿不是。

秦毓不说话,阮乔有些慌,但是思路依然清晰地道。

“秦毓,我有自知之明,就算我的腿没事,我也配不上你,你不需要同情我。”

秦毓沉默半晌,就在阮乔忐忑不安到快憋不住时,他才平静开口道。

“乔乔,你说这些是想跟我分手吗?”

阮乔沉重地点了下头。

秦毓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的人生已经被毁了,能够谈场恋爱也不错,基于同情又如何,没有结果又怎样。

阮乔万万没想到,她跟秦毓提分手,他却向她求婚了。

婚姻,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最好的承诺。

因为感动,阮乔头脑发昏发热,点头答应了。

嫁给秦毓,成为万千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这样的诱惑,她拒绝不了。

更何况,秦恪要知道了,一定会气死!阮乔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秦毓跟阮乔准备结婚。

听到这个消息,秦恪和徐楚楚几乎前后脚找上阮乔。

阮乔原本还有些举棋不定,却因为这二人冷嘲热讽的态度,而坚定了决心。

见她油盐不进,秦恪冷笑一声,离开了。

而徐楚楚留给她一句别有用意的话。

“阮乔,恭喜你,结婚总归是开心的事,不过女人装可怜太久,总有消耗完男人同情心的一天。”

秦毓邀请了秦恪和徐楚楚共用晚餐,只来了秦恪一个。

没有长袖善舞的徐楚楚主动找话题,这顿饭气氛格外冷场沉闷。

用完餐,阮乔便先回了房间。

而她没料到的是,即使秦毓在家,秦恪也可以这般肆无忌惮。

他如兜头阴影一般笼罩着她,面色阴冷,薄唇勾起一丝邪气的笑。

“你要……唔……”

话还没说完,阮乔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他竟然又强吻她!

气恼,羞耻,愤怒……

阮乔双手被扣,身体动弹不得,她只觉自己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一块肉,胸口憋屈到快炸开,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流出来。

“想嫁给秦毓,你特么做梦!”

阮乔霍然睁开眼,满眼怨恨地瞪着他。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早就被她戳得千疮百孔。

她没说话,秦恪的目光停留在她激烈起伏的胸口,俊颜上的笑容透着丝邪恶。

“你说……你腿能动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如果我再进一步的话,那你岂不是直接痊愈了?”

他的话让阮乔心惊胆颤,以至于他的手刚触碰到她的小腿,阮乔身体下意识一躲,竟然从床上滚了下去,“砰”地一屁股摔在地上。

因为铺着羊毛地毯,她摔得不重,只是她双腿无力,托着这样沉重的拖累,她狼狈得双手撑地根本爬不起来。

秦恪居高临下地打量她,目光透着肆意的嘲弄,压根没有出手扶她的意思。

他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她被迫仰起脸。

“你再不从秦毓身边滚开,我只会让你下场更惨!”

阮乔看着关上的门,支撑的手臂骤然一松,浑身脱力般瘫软了下去。

秦恪的警告,他看她那种轻蔑厌恶的眼神,让她浑身发冷,他不是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