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四章 互相伤害

他的薄唇堵住她呼救的嘴。

阮乔又羞又怒,重重地咬住他的舌头,一股血腥气在二人口中蔓延。

秦恪只是轻蹙了下眉,双眼紧闭,松开对她的钳制,下一个动作,却是强势地……

更进一步地侵略。

阮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死命地挣扎,可是她能动的只有手,双腿瘫软如负累,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他动作粗暴又疯狂,阮乔痛到有些麻木,有些心灰意冷,泪水打湿发丝糊了满脸,她嗓音嘶哑地问。

“秦恪,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恪霍然睁开眼,眼眸幽亮,哪里有半分熏然。

“徐楚楚,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他话一出口,阮乔指甲深深抠进肉里,挥起手臂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他脸上。

顷刻间,他瓷白的脸上多了个鲜红的巴掌印。

她的手腕被他一把攥住。

“怎么,还是说……你更想要秦毓上你?”他目光讽刺地戏谑道。

阮乔另一只手臂抬起,这次巴掌并未顺利落下,被他半空截住。

“婊子。”

他吐出凉薄的二字,冷冰冰硬邦邦砸在她脸上。

“滚!你这个王八蛋!禽兽!滚!!”

心如被扎了一针,阮乔拼劲全力地挣扎反抗起来。

她就像个发狂的疯婆子,对着秦恪狂捶一气,他任由她发泄,身躯岿然不动。

“等一下。”秦恪突然出声。

阮乔哪里听得进去,她被他不痛不痒的反应气炸了,张开尖利的牙齿,一口咬在他胸口。

“我觉得,你的腿好像动了。”秦恪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

什……什么?

阮乔震在当场。

谁能想到,这样一场对于阮乔来说羞辱难堪的酒后非礼,她几年来没有任何知觉的双腿,竟然有了转机。

这惊喜,让她几乎忘记了一切。

一个月后,经过艰辛的康复训练,她现在扶着栏杆,可以短暂站立几分钟。

这样的成果,已经让她欣喜若狂。

汗水将身上的T恤几乎浸透,她依然死死握着把杆,只求多站哪怕几秒,肌肉有力量了,她离重新走路就不远了。

“乔乔,我和秦恪来看你了。”

徐楚楚推门进来,语气殷勤又亲昵。

“我煮了山药排骨汤,来,趁热喝点。”

她将手中的保温壶放到桌上,倒出一碗。

“秦恪,督促乔乔喝汤,我去叫秦毓哥哥。”

根本不管二人作何反应,徐楚楚已经跟花蝴蝶一样飞了出去。

阮乔心里冷笑一声。

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当秦恪真如言端着一碗汤走到她面前时,阮乔面无表情地看着冒着热气的汤。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不想喝。”

秦恪面上平静,端着汤喝了一大口,突然间扣住她的后脑勺,将汤水唇对唇悉数灌给她。

阮乔猝不及防被灌了一口汤,差点呛到。

你……

她恨得咬牙切齿。

“别忘了,你的腿是怎么有知觉的。”

秦恪勾起唇角,邪气四溢。

阮乔握紧拳头,她根本不想提那件事,他却要一次次提醒她,那夜他对她的肆意羞辱。

“你不怕我告诉秦毓?”

“呵呵……你尽管去说,看秦毓还要不要你。”

他仿佛正中下怀,恶趣味满满地威胁道。

“我会跟秦毓说,是你寂寞难耐勾引我。”

阮乔被堵得语塞,一口郁气凝结于胸。

“那徐楚楚呢?你这么做,她知道吗?”阮乔目光灼亮,怒目而视地瞪着他。

“我们之间有约定,她不会在意我的这点小乐趣。”

秦恪勾起一抹饱含深意的笑。

真是渣男贱女,好般配!

阮乔咬住嘴唇,低头沉默。

汤碗递到她眼皮底下。

“喝汤,不然还是你更希望我来喂你?”秦恪戏谑道。

阮乔接过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她抬起头,发现秦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胸前的位置。

阮乔后知后觉,她身上单薄的白T被汗水浸湿了,此时呈现半透明状,胸前春光若隐若现。

她愤恨地瞪了他一眼,秦恪却嘲讽道。

“穿成这样,想勾引秦毓?”

阮乔压抑住内心的波涛汹涌,不怒反笑道。

“是啊,他比你可强多了,就连你的女朋友徐楚楚都一直蓄谋爬上他的床,何况是他的未婚妻我呢。你只能用强迫,而他,是让女人想主动。”

来啊,互相伤害啊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