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三章 心惊肉跳

阮乔气得理性全失,只恨不得将眼前人碎尸万段,另一只手朝他脸上挠去,就算挠几道血印子也解恨。

可俩人实力悬殊过大,她的另一只手手腕也被他牢牢握住,整个人都被他控在怀里。

“乔乔,怎么了?!”

秦毓的声音伴着匆忙的脚步声传来。

秦恪双眼危险地眯起,瞬间放开了她,同时退后一步。

门本来就没关,秦毓跟徐楚楚前后脚进来,二人明显感觉气氛不对。

秦毓走过来,阮乔扑到他怀里,全身绷着的劲儿一下子松懈下来,扯开嗓子哭嚎,十足像个被欺负的小孩找到了靠山。

“秦毓……呜呜呜……秦毓……秦恪欺负我……”

见状,秦毓疑惑的视线投向自己的弟弟。

秦恪的脸如罩寒霜,目光阴沉,对于阮乔的指控不做任何辩解,大步走了出去。

接下来,阮乔好一阵子都没见过秦恪,倒是徐楚楚,时常来看她。

女人的直觉异常敏锐,何况徐楚楚从不掩饰她的居心叵测。

“秦毓今天有应酬不在,你可以走了。”

明目张胆觊觎自己的男人,阮乔自然没有好脸色,简直欺人太甚。

对于阮乔的话,徐楚楚巧笑嫣然。

“阮乔,你似乎很不喜欢我?”

阮乔眉梢一挑,用表情告诉她这问题难道不是多此一举。

“呵呵……真巧,我也不喜欢你,而且觉得你非常碍眼,你装可怜的样子让我觉得讨厌恶心得想吐!”

跟秦恪比起来,徐楚楚的话,并不够刺激到阮乔。

阮乔笑眯眯地说。

“喔……那我还真是喜欢你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呢!”

徐楚楚笑容收敛,美眸里划过一抹怒意。

“你这个残废哪里配得上秦毓?!开车撞你的人又不是他,你恬不知耻利用秦毓的同情心霸占他,到底要不要脸?”

阮乔垂下眼,语气冷淡道。

“哦,那你一边做着秦恪的女朋友,一边勾引他哥哥秦毓,你的脸呢?”

徐楚楚媚眼如丝,妖娆地笑起来。

“那是因为我配得上。”

她染着朱红蔻丹的手,一把捏住阮乔苍白的脸颊,对她吐气如兰道。

“而你,不配……”

阮乔望着徐楚楚的脸,陷入沉默。

就算同样是女人,她也不得不承认,就算说着这样张扬跋扈的话,顶着这张千娇百媚的脸,便让人反驳不了。

她这样的美人,足够让万千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哪怕是一脚踏两船,她也有这样的魅力。

阮乔莫名有些羡慕嫉妒,徐楚楚拥有一切,所以她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企图心。

而她,不过是坐在轮椅上阴阳怪气死气沉沉的一个残废而已。

能仰仗的,不过是秦毓的那点怜惜。

徐楚楚要抢秦毓,她阻止不了。

阮乔说不出自己抱着一种什么心态跟秦毓在一起。

就像拥有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胆战心惊,她在耐心等待,甚至有些隐隐期待他把自己抛弃的一天。

她觉得自己可能心理变态了。

但是,她没料到的是,有的人比她更等不急了。

当醉气熏天的秦恪冲进卧室的时候,阮乔正在看书。

秦毓最近很忙,回来得比较晚,她习惯看会儿书再睡觉。

她吃惊地望着冲进来的秦恪,他粗暴地将她从轮椅上打横抱起,手里的书掉到地板上,发出“砰”地一声,如同她心惊肉跳的心情。

“你干什么?!唔……啊呜……”

秦恪将她丢到床上,浓重的酒气劈头盖脸袭过来,他扣住她的双手,直接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