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情深几许》 首页 | 个人中心

第二章 废人一个

“乔乔,在想什么呢?”秦毓清冷而温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阮乔低头看到碗里小山包一般堆出来的菜,无奈道。

“秦毓,你在喂猪啊?”

“你太瘦了,就想把你喂胖一点。”秦毓伸手将她散落的发丝拨拢到耳后。

“我怕到时候你抱不动。” 阮乔闷声道。

看出她的丧气,秦毓目光无奈,将她一把揽进怀里。

“秦哥哥和乔乔好恩爱啊。”

一道娇俏的声音横插进来,阮乔一抬头,看见徐楚楚挽着秦恪的手臂走过来,她心骤然一沉,立刻变得面无表情。

因为二人的加入,桌上的气氛登时有些诡异。

阮乔和秦恪沉默无言,反倒是徐楚楚心情相当不错,眼角眉梢媚意横流,跟秦毓热情聊天。

“我去下洗手间。”

阮乔放下筷子准备离开,整个人从后方突然被一双手臂抱起来。

那人身上冷肃的气息,令阮乔震惊,一抬眼,对上秦恪漆黑如渊的眼眸。

“我来吧。”秦毓站起身。

“没关系,你们俩慢聊,反正我也习惯了。”

话音落下,不等秦毓再说话,秦恪抱着阮乔转身就走,完全无视在场所有人的反应。

进了卫生间,他熟练地将她抱坐在马桶上。

此时阮乔的面颊滚烫,眼睛通红,气得嗓音发颤。

“秦恪,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恪则面带微笑,单膝弯下,双眼射出摄人的寒光,与她平视。

“我说过,让你跟秦毓分手,你既然不听,那么我只能用点手段。”

“王八蛋!你凭什么?!”

阮乔压低音量吼道,牙齿紧咬住嘴唇,胸中怒火中烧。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幽幽凉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饱含恶毒。

“你个残废,害我就够了,别再扯上我哥。”

滚烫的眼泪在眼眶打转,阮乔低下头,将眼泪硬生生憋回去。

“可是我喜欢秦毓,就想要做你的嫂子,这样不好吗?”

她心里不无嘲弄地想。

很好,你不开心,我就更开心了。

秦恪手指用力一捏,瞬间大掌掐住了她的脖子,语气透着轻蔑和凉薄。

“这么缺男人,我陪你行不行?”

阮乔抬起头望着他,唇角扯出一记嘲讽的笑意。

“你觉得,你哪点比得上秦毓?”

话一出口,秦恪手指收紧,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当初我怎么就没直接把你撞死!”

阮乔指甲死命抠抓他的手,他才松开,她难受地咳嗽了几声,继续道。

“呵呵……现在说真心话了?撕掉你虚伪的面具不再装善人了?是不是很气?真是可惜,我不仅没死成还变成残废拖累了你。”

秦恪眉宇深深皱起,话锋一转。

“蠢货,你真以为秦毓喜欢你?”

被一语戳中了心事,阮乔胸口如遭重锤,周身发冷。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跟他在一起,我自己觉得开心就行。”

管他是出于同情可怜,又或是别的,跟秦毓在一起,既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又能让秦恪不爽,何乐而不为呢。

秦恪被她的话堵得一时语塞,阮乔突然想到什么,冷笑道。

“倒是你……啧啧,徐楚楚的眼珠子都恨不得黏秦毓身上了,原来你癖好那么独特,喜欢头顶青青大草原,还真是让人佩服佩服呀。”

秦恪怔愣了一下,面上不见恼意,反唇相讥道。

“我看担心的应该是你吧,你有什么比得上徐楚楚的?容貌,气质还是家世?”

他的手突然摸上她毫无知觉的大腿,动作轻浮地捏了一把。

“还有……连腿都废了,你跟哥上床都只能像条死鱼一样躺着或者趴着吧。”

阮乔瞬间被气得全身哆嗦,再也绷不住了,抬手便朝他的脸挥过去,尖利地大叫道。

“滚!你给我滚!!”

她的手腕却被他一把攥住,目光阴森地盯着她一字一句道。

“你说过我给你的钱够用了,带着你这双废腿,从秦毓身边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