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暗无天日

隐藏在山里,一处诺大的别墅里,有一间房阴暗潮湿,窗户被人从外面定死,房间里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张铁床。

打开房间的门,里面还有一道铁门,佣人用钥匙把门打开,端进饭菜来,一个劈头散发,穿着单薄白裙的女人从角落里抬头。

一双漆黑的眼睛从凌乱的发丝中穿过,顺着发丝的缝隙,直直的目光看向来送饭的人。

今天的佣人是新来的,看到这一幕吓得尖叫起来,“啊!”

一声尖叫,打翻了手里的饭菜,也惊动了站着的人。

女人冲过来一把捏住佣人的脖子,脚上厚重的铁链,随着发出声响。

因为常年累月的锁着,女人的脚上全是伤痕,血迹斑斑,无数伤疤。

仔细看去,除了脚上,手上,包括脖颈处都有铁链。

女人尖叫着,“你是谁?顾赢天呢?把顾赢天找来!我要见他!”

佣人大叫,“鬼啊!”

“救…救命…”

太大的声音惊动了其他人,很快有人跑上来,拉扯开两人。

锃亮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砊砊”的声音,最后停下来。

佣人看到来人,纷纷弯腰低头,“少爷!”

林景年这才看向前面的那个男人,面容苍白,可是眼里是急切的光芒。

一下就扑了过去,“顾赢天!顾赢天!”人还没有靠近,就被锁住的铁链拉扯摔在了地上。

顾赢天冷眼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女人,脸上是冷漠的寒冰,眼底是讽刺与痛恨,一声令下,“你们都出去!”

一干人等都出去了,顾赢天蹲下来,一把拉住林景年的头发,拽起她的头,“找我干什么?嗯?我猜猜,难道是想我了?”

林景年头被拽得生疼,眼里闪着泪花,满是痛苦的低吟,“顾赢天,你放我出去!”

顾赢天看着她冷笑,想她当初是如何的嚣张,高高在上的林总经理,林家大小姐。

被关在这里五年,现在不是依旧要向他求饶。

顾赢天讥笑着问,“放你出去?你是在做梦吗?难道你忘了,我说过要让你林家付出代价,你当初不是一直想嫁给我吗?怎么样这几年,做顾太太还做得开心吗?”

林景年爱顾赢天,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曾经以为嫁给他,将是她最大的幸福,可是后来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一个恶魔。

“顾赢天,害顾家的另有其人,为什么你不肯相信!你真是我见过最瞎的人!”林景年愤怒至极。

没想到林景年还是这么嘴硬,让顾赢天愤怒,他捏住她的下颚,眼底是杀人的冰霜,“贱人!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是你林家害得我家破人亡。是你害死了我妈!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五年来,被锁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要的就是让她承认是她害死伯母,可是不是,根本就不是!

林景年痴痴的笑,眼神悲哀而哀怨,“顾赢天,为什么你不肯听我解释,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五年了,如果你是想逼我承认,那我告诉你,不可能,我没有做,就是没有!”

“啪!”一个声脆的耳光,“闭嘴!”顾赢天双目龇红,面目狰狞,“你还想要狡辩,你以为你死不承认就行了?我告诉你,我!顾赢天!一定会把你亲手送进监狱!让林家付出代价!为我父母偿命!”

伯母的死一直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林景年,这五年来,顾赢天费尽心机,只为让她承认她就是凶手。包括娶她!

林景年的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苍白到几近透明的脸上,满是对顾赢天的嘲讽与讥笑,“顾赢天!你永远也不可能等到这一天,我永远也不会承认!你也永远不可能击败林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