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草长莺飞,到处都是芦苇,半空之中有着五彩缤纷宛若星光一般的光团飘落,将周围天地点缀得如梦似幻。

视野往前,一棵巨大无比的苍天大树映入眼底,枝叶如龙向八方伸展,遮天蔽日,仿佛笼罩住了整个世界,那犹如星光的光团,便是从树上飘落而下。

“世界动荡,规则不稳,天道艰难,乃是祸端之始啊……”

巨树之下,一个白衣胜雪丰神如玉的男子背负双手望向远方,他的黑发如瀑,剑眉直插入鬓,双眸比夜空还要深邃,整个人像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神光,格外英姿伟岸。

“神王,你确定要那样做吗?”

神光闪烁,一个风华绝代,仙肌玉骨的女子出现在他的身边,她的身材修长,容颜绝世,只是静静的伫立身旁,便有一种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态。

“既然祸端因我而生,以身镇魔又何妨?”

神王微微一笑,他的双手伸出,气势顿生。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冲天而起,化作万千蒙蒙神光,每一道神光都如擎天巨柱,贯穿云霄,将天地连成一片,他的双眸射出璀璨神芒,撕裂虚空,那神芒愈来愈亮,然后成为整个世界唯一的色调。

天地都在颤栗,神光之中,隐隐可见神王伟岸的身体在消散,呵气成风云,呼声化雷霆,双眸开阖间,日月升腾,无数雄伟大岳凭空现世,奔腾仙河纵横交错。

神威凛凛,宛若开天辟地。

那擎天神树,却是枝叶舒展,悄悄的卷起一滴精血,透过空间裂缝,不知送向何处。

……

九昼大陆,崇州。

相传神祗花九个白昼开天辟地,大陆因此得名九昼。而崇州城虽然只是个边陲小城,但这里群山连绵,万木苍莽,自古便有“十万大山,千古绝域”之称。

十万大山边缘之地,因为拥有着丰富的药材以及妖兽资源,因此也成为了一些家族门派的试炼之地,只是一旦进入十万大山,情况便截然不同!

或许你什么危险也没有遇到,反倒能够找到一株千年老药,也或许你刚踏入,便跃出一只强大的妖兽,将你吃干抹净,正因为这个缘故,十万大山也成为了许多人的“机缘”之地。

成,则实力大增。

败,则身死道消。

当然,对于一些实力强大的人来说,他们是不会来十万大山的。相传曾经有大国雄主不信邪,带着数万精锐,结成战阵,妄图开发十万大山,成为他的底蕴,可还未到达十万大山的深处,就有一只高达百丈犹若虫足的爪子伸出,将他们直接拍死。

或许,这便是千古绝域的由来吧!

残阳似血。

十万大山之中,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上方,仰躺着一具少年尸体,身上鲜血淋漓,被拉出一道道伤痕,而致命伤在胸口处,像是被什么尖锐之物贯穿而过,没有瞑目的眸子还兀自挂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此刻他的身体僵硬冰冷,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有风吹拂而过,少年垂着的手指极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若是有人看见,恐怕会以为是眼花。

又过了一会,少年手指又颤了下,继而五指渐渐微曲,下一瞬,他整个人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挂着极为难看的表情。

穿越了?

还是穿越在一个死人的身上?

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痛,吴宇晨胡乱的包扎了一番,又吃了颗疗伤药,疼痛渐缓,心中对这已经挂掉的“吴宇晨”无语至极。

“吴宇晨”来自一个叫做万岳宗的小门派,是一个外门弟子,外门弟子地位卑微,也只能学到最为粗浅的功法,用真气点燃周身大穴,若能够点燃全身上下一百零八个大穴,真气便能贯通周天,化作真元,由燃穴境踏入天元境,才能够成为内门弟子。

燃穴境分为九重,每点燃十二处大穴为一重,“吴宇晨”资质中等偏下,在万岳宗呆了七年,实力也才燃穴境五重,若是十年内没踏入天元境,就会被打发去各地负责宗门杂务,从此无缘长生。

而这一次,却是外门的几个“天才”盛情相邀,说是带着“吴宇晨”来十万大山边缘历练,所得之物平分,这让“吴宇晨”视之为难得的机遇,最初倒还好,猎杀妖兽,采取灵药,都是见者有份。

后来杨峰几人巧舌如簧,将“吴宇晨”骗入十万大山,然后就变了脸,把“吴宇晨”当成诱饵,将守着紫丹参的千足火蜈引走,他们趁机挖药,“吴宇晨”只跑出数百米,便被千足火蜈一爪子刺死……

就这智商,哪怕今天不死,基本也得告别修仙界了。

消化了这十多年的记忆,吴宇晨心中微凉,继而神色凝重,这便是九昼大陆,一个强者为尊视生命为草芥的地方,不想被杀,唯有变强!

可……

这特么是在逗我?

劳资在地球过着社会底层吃土的命,这都穿越了,竟然还是这种待遇?在地球上混的再差吧好歹饿不着,这破地方还是混的差与要命的节奏啊!

说好的穿越改变命运呢?

正吐槽之间,远处烟尘滚滚,偶尔透出一小截锋锐如刀的虫足,惊得吴宇晨魂飞魄散,扭头就跑,一边跑路心里一边抱怨,这贼老天真够狠,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和传说中穿越了就自带主角光环的剧本咋就差别那么大呢?

妖兽分九阶,对应燃血境的九重境界,超过九阶,那便不再是妖兽,而是开启了灵智的妖,也可以如同修士那般吞吐元气,修炼神通。

而这八阶的千足火蜈,虽然不是妖,但战斗力惊人,正面对抗的话,足以灭杀一小队燃血境八重的武者了,更别说吴宇晨只有区区燃血五重了。

吴宇晨受到生死危机之后也不含糊,身上57处穴道真气齐爆,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周围的景物向后风驰电掣般的掠过,这种速度是他在地球上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可惜他心头刚划过一丝速度带来的快感,就被身后越来越大的动静给彻底浇灭。

千足火蜈的速度很快,无数对虫足的共同使劲,使得它的身形迅速的游动,几乎每一下子划动都能窜出几十米开外,吴晨宇虽然被吓的超常发挥,但这火蜈灵药被抢未曾宣泄的怒火爆发出来的速度更是恐怖至极!

“妈蛋,这傻逼蜈蚣嗑药了么?你的药又不在哥身上,这么穷追猛打有意思么?”眼看身后的蜈蚣越来越近,吴宇晨嘴里絮絮叨叨个不停,眼珠子却是左右乱转,当目光落到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他眼睛一亮。

他一头钻进树林之中。

这里的树木似乎倍受天地元气的青睐,尽皆都是粗壮的很,随便一棵都需要三四个人才能抱的过来,这种地形非常适合吴宇晨这种块头小、身体灵活的人施展,而火蜈因为体型的原因,速度大大下降。

“哈哈,你个傻逼,知道老司机的厉害了吧。”吴宇晨感觉机会来了,熟练的甩尾,漂移,放在地球妥妥的的秋名山车神啊!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妖兽的能力,只见火蜈撞到两三颗树受阻之后,发出了愤怒的嘶吼,只见它嘴里的两只带着火焰的巨钳张开,不再闪避,笔直的迎着树木冲了上去!

轰!一棵棵大树不断的倒向两侧,断口处光滑如镜,皆是被千足火蜈的巨钳拂过,硬生生的推出一条宽敞的大道。

“还……还有这种操作?”吴宇晨脸都黑了,玩个飙车你都作弊,这么吊你粑粑知道吗?

吐槽归吐槽,但看着来势汹汹的千足火蜈,吴宇晨心中叫苦不迭,要完蛋了吗?

他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不远处,一条七阶的赤练鳞蛇正在打盹,这赤练鳞蛇足有二十多米,盘在那儿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吞吐着可怕的气息。

这让他眼睛顿时一亮。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