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经验为零

简熙的嘴里咬着一根拇指粗细的绳索,她弓着背,试图将凌祎城从地毯上拖到椅子上。

凌祎城此时正处于昏迷的状态,一米八八的身高和一百多斤的体重几乎令简熙举步维艰。

折腾半小时之后,她终于搞定了。

简熙气喘吁吁地半跪在地上用绳子将凌祎城的手脚都牢牢地捆绑在椅子上,最后又用一根漆黑的布条将他的双眼也蒙得严严实实。

简熙觉得,凌祎城即便是中途醒来也不可能再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吧。

此时已是深夜,她不能耽误更久的时间。

于是赶紧打开身旁的医药箱,药箱里面装着固态干冰和一些常用的医疗器械。

简熙熟练地拿起一支针头开始在凌祎城的手背上抽取着血液标本。

估计是针扎得有些疼,凌祎城的鼻息间发出一声无意识的闷哼。

简熙的手抖了抖,动作不自觉地轻柔下来。

血样取完只算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简熙需要凌祎城的那啥,这东西得男人配合才行。

她虽然已经生下一个女儿,但仅有的那次性经历除了令她痛苦不堪,惊慌失措之外,她在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

怎么弄,怎么撸,完全不懂。

简熙微微有些泄气,却又在想到女儿那双泪汪汪的大眼睛后,一咬牙,胡乱就拉开了凌祎城的西裤拉链。

她红着脸,屏住呼吸正准备下一步的动作时,凌祎城却缓缓地抬起了原本耷拉着的脑袋。

啊啊啊,他竟然在这个时候醒了。

简熙的手尴尬地僵在原地。

凌祎城沉默片刻,然后冷声问道:“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简熙的心跳在急速加快,她不敢说话,因为她不能让凌祎城知道今晚挟持他的女人是她。

简熙很害怕听到他冷漠无情的声音,慌忙又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张小方巾塞进了他的嘴里。

凌祎城的额头上开始青筋暴跳,整个人都翻涌着浓烈的戾气。

他作为凌氏财团总裁,在西城有着只手遮天的权势,谁曾想在某一天会再一次陷入如此困窘的境地?

男人的内心正在暴怒之时,他却又在下一秒硬生生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简熙的那只小手正颤巍巍地掏出了他最隐秘的某处,并且毫无章法地上下糊弄起来。

简熙想要做什么?

她苦涩地笑了笑,她的女儿此时正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等待重生的希望。

简熙是一名儿科医生,她救过很多孩子的命,却唯独救不了自己的孩子。

因为她的血型和孩子的并不匹配,她需要凌祎城的帮助。

简熙来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两种结果。

如果凌祎城的血液样本符合,那么她会不计一切代价让他为女儿做骨髓移植。

如果凌祎城的血液依旧不行,那她就需要人工授精,再生下凌祎城的另一个孩子,或许那个孩子的脐带血能挽救女儿的性命。

不管过程如何艰难,她都会拼死一搏。

当然,在一切化验结果未出来之前,简熙是不会让凌祎城知道她的计划的。

因为凌祎城恨她,恨不能让她去死,对于她私自生下的女儿,他也应该同样是恨之入骨的吧。

因为这是他的污点。

简熙的手机械而笨拙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脑子里乱糟糟一片。

时间一分一秒的煎熬着,让简熙无比泄气的是那东西始终恹恹儿的,并没有任何昂扬的迹象。

她很急,额头上渗满了冷汗。

而在椅子的背后,凌祎城已经不动声色地解开了手腕上的绳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