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今天必须死

病房内。

安然程大字型被绑在病床上,丝毫动弹不得。

一只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针眼,手臂弯处甚至已经淤青。

她抬眸看向傅景深,沙哑祈求:“景深,我不舒服,能不能今天不抽血了?”

“除非你死!”

傅景深冷漠无比,拿起针管直接扎在她的臂弯处,看着鲜血从她的身上一点点留到采血袋中,他墨眉这才微微舒展开。

他的冷情,让安然心脏一缩。

她怎么就忘了她的身份呢?

她不过是一个移动血库罢了,有什么资格喊停啊!

三年前。

她和傅子西遭人陷害睡在一起,他被迫娶了她。

林婉一气之下,开车离开南城。

却在半路,发生了车祸……

车祸中林婉伤及难以止血的消化道,每隔几日便要输一次血。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平常人身上,一切都无可厚非,或许半个月就出院了,但在是熊猫血的林婉身上,那就是致命的危机。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同样是熊猫血的她,便成了林婉续命的移动血库。

因为景深说,一切是她算计他,林婉才会生气出车祸。

所以,她要负责!

三年,一千多天啊!

每一次采血,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以至于,现在看到针头,她都害怕的瑟瑟发抖。

猩红的鲜血不断流入采血袋中,她却愈加虚弱,直到最后,彻彻底底的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病房内已经没了傅景深的身影。

或许,他早就拿着她的血,去救林婉了吧。

而至于她,是死是活,他从不在乎!

呵!

傅景深啊傅景深,你就这么绝情么?

暗暗了一句,她嘴角泛起一抹苦涩。

下了床,安然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步步走向病房外。

刚打开门,眼底却逼入一张苍白的脸,她身子一僵,呆愣在原地。

林婉?

林婉怎么在这?

而且,竟然能下床走动了?

就在她愣神时,林婉一把将她推向屋内,径直走了进来,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三年前的事,我们谈谈吧。”

“当年,我和景深是被陷害的。”

站定身体,安然抬眸望向林婉,不卑不亢的低声解释。

“我知道,因为在你们水里下药,并将你们推进一个房间的是我。”

是……是林婉陷害她?

这样的真相,让安然瞠目结舌。

她背了三年的锅,抽了三年的血啊。

没想到,操作这一切的人竟然是林婉。

这样的结果,她怎么接受的了!

眼底窜出两团怒火,她上前一步,双手死死抓住林婉的胳膊,愤怒低吼。“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陷害?”

“陷害?难道不也是成全么?”林婉冷笑,一脸鄙夷。“安然,你爱了景深八年,都不敢开口,我这是在帮你!当然……也是在帮我!当初我负气答应了傅景深的追求,但我根本不爱傅景深,我爱的是你的陆哥哥,陆恩泽!”

“我本以为,让你和傅景深在一起,陆恩泽就会对你死心。但没想到,他受情伤,宁愿一个人远走他乡,也不愿意看我一眼!为了追他,我开车超速才导致这场车祸,车祸现场他冷情的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誓,我要报复,报复你,报复陆恩泽。”

“只可惜,我折磨你三年陆恩泽都不出现,我想……他可能会出现在你的葬礼上!”林婉眸子一眯,目光重新落在安然的身上,眼底尽是狠辣“所以,今天你必须死!”

话音一落,林婉 一步步逼向安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