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我嫌你脏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顾心撑着高烧的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望向玄关处正在换鞋的男人:“江意,你现在也已经订婚了,可以放过我了吗?”

电视上正在洋洋洒洒报道着江氏大财团首席总裁,与某贵族千金订婚的消息。

江意瞥了她一眼,把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脱下手表放在墙柜上,松开袖口两边的纽扣,一步一步朝她过来,这种渗人的气势让顾心生生退后了两步,脚后跟磕在茶几脚上。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江意搁那一站,黑压压一片挡了光。

顾心有点怕他,咽了口唾沫:“我说,你关了我四年,如今你要成家了,是不是可以让我离开了?”

“呵,离开?”江意俯身,捏过顾心下巴:“顾心,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怎么着,想赖我的账?”

顾心本来就烧的发晕,被他这力道不轻的一捏,晃了晃才站稳:“那你要怎么样?我从十八岁跟了你,整整四年,你折磨我还不够吗?那些莫须有的罪债,我怎么的也还够了吧?”

“莫须有?”像是听到天大笑话,江意冷嗤:“你下药取走我一个肾拿去给你亲爱的弟弟时,就应该考虑过后果是什么,才被折磨四年就想走了?顾心,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有那么单蠢的。”

“我说了,不是我给你下药的!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我说几遍!”顾心嘶吼。

“这句话,等你死了后去对阎王爷说吧!”

江意用力推了一把顾心,顾心重心不稳,后背整个跌到茶几上,上好的实木茶几没有坏,就是顾心摔的生疼,江意并不关心她死活,大掌扯开她薄薄的睡衣,直接把她压在了茶几上。

顾心后背全磨红了,江意在她身上疯了一样的发泄,她痛的差点晕过去,江意拽着她胳膊把她当抹布一样从茶几上扫下来,翻了个面,从后面一手用力把她脑袋往地上按,摆成耻辱的姿势,一手发狠的掐紧她的腰,再次撕碎了她。

等江意餍足后,顾心已经痛的浑身麻木了,破布娃娃的躺在地毯上。

江意套上裤子,把装着避孕药的药瓶砸在顾心脸上:“你没资格怀我的孩子,倘若让我知道你不吃药,我就切了你的子宫。”

说完后他在她小腹上拿捏好力度的踩了一脚,踩不死她,却绝对不会让她好受,看到顾心蜷缩起身子,他才满意的上楼去了,临走扔了句话给她。

“等会儿我下来要还没看到饭菜摆在桌子上,有你好受的,顾心。”

顾心似乎没有听见,仍旧抱着肚子蜷缩在地板上。

站在楼梯上的江意回头瞥了一眼,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映在他眼中,让他更加嫌恶:“做饭之前先清理一下自己,我怕我倒胃口,真脏。”

顾心没有答话,她知道自从十八岁那年的生日之后,一切都变了,江意莫名其妙失去一个肾,亲弟弟顾离莫名其妙活了下来,而自己,哈,顾心想到这不禁冷笑了一声,自己则在那一天背上了愧疚与耻辱的十字架,每天都在负重前行,狼狈不堪。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