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嗨 神经病

意大利手工皮鞋踩踏在反光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宝蓝色的手工西装衬得沈景斌的身材颀长挺拔,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一张端正刚毅、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俊脸显得气势逼人。

沈景斌腰杆笔挺的走在最前面,方浩轩和一群助理跟在他的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显得干练又严肃。

“沈总!”

“沈总!”

从门口走到电梯口,沈景斌的队伍一路上都有工作人员都鞠躬叫好。

电梯旁边的大理石柱后,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时刻盯着队伍最前面的沈景斌,眼看电梯上的数字越来越小,柱子后的小女人看准时机冲扑出去。

“沈景斌总监!”单萌萌大喊了一声,起跑冲过来。

沈景斌侧目看向发声源,只见单萌萌抱着一个裸粉色的大背包,胸前挂了一个证件,表情夸张的冲到了他的面前。

方浩轩走上前连忙将不速之客拦住,“这位小姐,你……”

“一分钟,请沈总监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单萌萌一边喘着气,一边瞠大了眼睛看着沈景斌。

沈景斌垂下眼眸,看了她胸前的工作证当代财经杂志——实习记者。

“不用了,我不想浪费我的时间。”沈景斌看都不看单萌萌一眼,抬头看着电梯,眼看电梯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他正要迈步走进电梯。

单萌萌从方浩轩的胳肢窝下钻出去,动作灵活得像只小野猫,她展开了双手,伸出两条白皙的胳膊,忽然抱住了沈景斌。

沈景斌愣在了当下,就连跟在沈景斌身后的助理们都惊到了。

这……这个女人居然抱了他们的沈总?!

单萌萌用力的咬住下唇,痛得眼眶通红,顺势装出一副极其柔软可怜的样子。

“沈总!”

“你有所不知,我家上有老,下有猫,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实习记者转正真的特别不容易,您老人家就行行好,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哪怕随便说几句都成啊!”

沈景斌闭了闭眼,额间的青筋冒起,“浩轩!”

方浩轩跟在沈景斌的身边多年,当然知道他现在的意思,站直了身子,清清嗓子,大喊一声,“保安!”

单萌萌就这样华丽丽的被几个粗大汉子架着扔出了丰投银行。

保安将单萌萌扔出了门口便守在门口不再让她走进去,单萌萌一脸无望的看着丰投银行的正大门叹息。

这神经病总监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难搞定,亏他长了一张人模人样的脸,一点同理心都没有,也不可怜可怜她这些个刚刚走出社会的实习记者。

她瞪着站在门口像守门神一样的保安,余光瞥到了大厅那边吹着绸带的中央空调口。

慢着,她记得神经病的办公室在十八楼。

粉色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单萌萌两手背在身后,大步离开了丰投银行的门口,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躲着,等那些防人的保安走了以后,她再偷偷的溜进丰投银行。

总裁办公室——

“今晚是公司的周年庆典,礼服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就放在休息室里。”方浩轩拿着平板点着平板上的行程,声音严谨清冷的开口。

“嗯。”沈景斌的神色难看,盯着电脑屏幕的数据,身上从内到外都散发着凛然的气息。

也难过,丰投银行的执行总监,一讨厌采访,二讨厌女人,刚刚那个叫单萌萌的实习记者恰恰就撞上了他的命门。

“咳,我建议沈总还是去试一下那套礼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及早改好或者换掉,以免影响今晚的周年庆典。”

“知道了,你出去忙吧。”沈景斌语气冷冰冰的开口道。

沈景斌心情不好的时候话都不多,甚至不想见人,方浩轩识相的退出去关上门,留下他自己一个冷静冷静。

沈景斌从办公椅上坐起,迈开脚步往休息室走去,反锁了休息室的门,他脱了宝蓝色的西装外套。

又窄又黑的通风道里,单萌萌艰难爬行,当记者就应该要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无论沈景斌有多么的难对付,业界有多少的记者“惨死”在他的手下,她单萌萌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拿下了沈景斌就等于拿下转正的机会,为了家里的老爷子,为了她家的猫能吃上更好的猫粮,她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

沈景斌脱下了白色的衬衫,露出了结实的上半身,他一手拿起黑色礼盒上的酒红色衬衫,另一只手抽出皮带。

单萌萌爬到了一个中央空调的通风口处,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沈景斌办公室的构造图,估算了一下,这里应该就是沈景斌的办公室。

不管了,就在这里下去吧,先堵到沈景斌再说!

咔嚓一声,单萌萌抽掉了中央空调的网板,沈景斌正要脱裤子,听到了屋顶的声音,他连忙转身。

单萌萌正从通风口处爬出来,身子才出了一半,一低头就对上了沈景斌那双惊愕又冒火的黑眸。

她惊了一下,随后迅速反应过来,露出了狗腿的笑脸,抬起另一只手摆了摆,“嗨,沈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