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下跪

莫问心低下头盯着咕嘟冒泡的醒酒汤出神,顾少倾今晚又去应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醒酒汤也是凉了又温。

倏然她嘴角翘出一抹决然的微笑。

这次是又会倒掉还是干脆把整个厨房都给砸了呢?......

熟悉的引擎声突然敲响在她的心里,莫问心面上先是闪过惊讶的光芒,手随即紧紧地握住。

脑子里回想的尽是新婚之夜那人恶毒的言语。

“莫问心,我要你为她陪葬!”

外间此起彼伏的“少爷”二字响起,莫问心定定神,才端着碗走了出来,嘴角温馨的笑意却在下一秒僵住。

“顾少,你的家里好大呀!”

甜腻的声音充盈在她的耳膜中。

七百三十个日夜里,顾少倾每晚都带回来一个不同的女人,不同的香味,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模样。

顾少倾宁愿和这些不干不净的人在一起聊天说话,都不想给她一个多余的眼神。

左心房处传来熟悉的揪痛,像一只大手努力的撕扯,不留一丝空隙的不断撕扯,鲜血淋漓的再被扔到地上狠狠地践踏......

顾少倾眼角余光一直扫着莫问心的动作,发现她的情绪变化,眸子底是痛快的笑意。

他把手轻轻搭在女人纤细的腰上,莫问心的脸瞬间苍白到透明,她低下头强迫自己不去看两个人,手却把盛着醒酒汤的碗握到要裂开。

“少倾,你回来了,喝点醒酒汤吧!”

莫问心把碗放在桌上,抬起头时眼神一片清明。

女人知道顾少倾对“妻子”的态度,丰盈不断地蹭男人,看也不看嘲笑地对莫问心的方向说道:

“呦,顾太太,谁告诉你我们顾少喝酒了?”

莫问心假装听不到女人的话,双眼近乎充满乞求的盯着顾少倾。

“少倾,外边应酬累了吧,喝些醒酒汤明早就不会头痛了!”

顾少倾没搭理,女人一看他没阻止,更加得意,烈焰红唇轻轻一启。

“哎呀,烦死了!顾少这里太没意思了,要不然我们回去夜色?也好过在这里听这个黄脸婆唠叨啊!”

又要离开吗?又要留她独自一人在这空荡的“家”里吗?又要像新婚之夜夺走了她的第一次之后去外边寻欢作乐吗?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残忍?难道十四年的感情和不惜与莫家闹翻就得来这一切吗?

她以为心里早已经不在乎,甚至可以看顾少倾与别的女人做那种事情,但显然莫问心高估了她自己......

眼眶似乎有什么东西拼命地要涌出来,但是她莫问心的骄傲不允许!

突然熟悉的身影带着熟悉的烟草味慢慢接近,下一秒整个人如被冷水浇个通透。

顾少倾修长白皙的手执起那碗,一滴一滴的把所有的汤都倾倒出来。

残留汁液的瓷碗顺手一抛,声音清脆悦耳,四散的碎片折射出女人怔愣的面容。

莫问心烫红手指,煮了三个多小时的醒酒汤被她最爱的男人亲手毁掉,真是讽刺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要喝这种东西?!”

滴滴灼烫燃烧在腿上,却不及心底那处的冰凉。

莫问心看地上的醒酒汤出神,抛弃所有的骄傲在他的面前单腿跪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