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你是我的新婚妻子

帝都第一精神专科医院,高级病房内。

一个年轻的女人被五花大绑牢牢困在床上,披头散发,声嘶力竭地大喊,“这是哪里?你们要做什么?赵之寒呢?我要见赵之寒!”

身上的绷带深深陷入了肉里,挣扎时磨得她生疼。

恐惧,在她心底蔓延。

周围有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个个面无表情地在她身上安装各种仪器线路,尤其在她头上装上了一顶闪着各色小灯的头盔。

对于这女人的问题,他们似乎都习以为常:能进这精神病院的都不是正常人,一个疯子说的话哪里值得去回答。

“赵之寒!赵之寒!”

女人不见疲惫地大喊着,沙哑的声音一句不漏地传到病房外。

她口口声声叫唤着的赵之寒,正站在房间外的玻璃前,冷眼看着她发狂。

虎口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疼,是昨晚欢好时她咬的,思及此,赵之寒脸上的冷意越盛。

旁边站着的医生似乎有些不安,等下的实验项目是由他来负责的,第一次在人体上做实验,风险不可控,要不是赵之寒是医院的持有人,亲自点名要他来做,他真的不敢操刀这个实验。

病房里的护士已经做好准备工作,对着玻璃比了个手势。

主治医生咽了咽口水,“赵总,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赵之寒迫不及待。

“可是,万一出现意外,病人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赵之寒转身冷静问,“要是成功,那她是不是就会完全忘掉以前的一切?”

“是。”医生冷汗都要下来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要把自个老婆弄失忆的,有钱人的爱好真是奇特。

“那就行了。实验要是失败了,我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养一个植物人,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医生见此,也不再多言,按下了开始键。

“啊!”病房里的女人突然一声尖叫,令人听得胆颤心惊,浑身也剧烈地挣扎起来,好似在经受着难以忍受的剧痛。

“赵总,这是正常现象,病人所带的头盔会释放电流刺激脑部……”

“行了,”赵之寒有些不耐烦,“我只在乎结果,不管你用什么手段。”

“是是是。”医生忙不迭地回答,慢慢加大电流的强度。

女人觉得好痛,尤其是头,好像有无数的针在戳她,又好像如被烈火焚烧一般。

她痛得大叫,却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她不知道赵之寒为什么要把她送到精神医院,为什么要让别人在她身上做这种暴行。

头疼得快要炸开,在快要失去意识时,她转头看向房间内的那扇大大的玻璃窗,小声地说:“赵之寒。”

看到女人脱力晕厥,赵之寒等不及要知道结果,“结束了吗?”

医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现在还不清楚,得等病人醒来才知道。”见赵之寒面露不虞,忙补充道,“一次不成还可以进行第二次,结果一定保证赵总满意。”

……

眼皮好重,女人慢慢睁开了眼。

床边站着一个医生,一见她醒来就很高兴地问,“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我……”女人嘴唇动了动,转头看向四周,眼里尽是茫然。

“你失忆了吗?”医生好像更兴奋了一点。

女人无力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医生得了准信,很快出了房间。

赵之寒走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被个陌生的男人这样看着,女人的手慢慢握紧,眼睛也四处飘,不敢落在他的脸上,不安无措地问,“你是谁?我又是谁?”

赵之寒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微笑,轻抚着她苍白的脸颊,“你叫林致秋,是我赵之寒的新婚妻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白天夜晚护眼
加入书架